好想对你说

Dear 卷卷,

你应该算是一个孤儿,虽然是只博美,但的的确确是男欢女爱又不能负责人的产物。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也很喜欢你,但是知道我的八尺小室也不一定能够对你负责,我不想她带你走,我让她再想想看。

走的时候你的眼睛呆呆萌萌的望着我们看了好久。

几天后我们又来了,要带你回家。你从笼子里出来的时候竟然不会正常走路,只会一跳一跳的,两只后爪起跳,两只前爪落地。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好可爱,整个心要被你融化。现在想来应该是因为你在笼子里关久了没有活动,或者也没有妈咪交你走路的原因。因为后来你再也不会那样的蹦跳了。那天老板告诉我们你三个月大。

她给你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卷卷。她说,你的毛是直的,所以要叫你卷卷。

你新生活的开始可以称得上极其悲惨。我误信宠物店老板娘一天给两顿,一顿二十颗的判断,每顿你几乎都是把盆子舔得一点都不剩。那时候你吃东西的时候几乎是把整颗小脑袋塞进盆子里去的,食物越浅,你的头越低,到最后居然需要后脚离地,整个屁股翘起来这样去舔干净那最后的一点点。直到你的姑婆告诉我们这样不对,你应该才觉得生活有比在宠物店的时候好一点吧。

你从来不对我叫,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会管我叫汪汪,喔喔, 还是woof woof. 我记忆里你只有在看我吃东西的时候才会发出呜呜的装可爱的声音,其他时候都是在冲我笑,即使是在你拉肚子挂吊针的时候。

你也从来不认地方上厕所,至少是你来家里的第二天起。你来的那个晚上我把笼子的门开着,天真的以为聪敏的你会回笼子里上完厕所再干干净净的回来。你的确做到了,但是仅仅一次。在我表扬称赞完后的第二天早上,地上就多了好多固体的液体的地雷。

怕你害怕黑,会给你开小夜灯。

怕你会冷,会给你铺地毯。

我一直自信自己对你够好而不会自责,其实仔细想想,需要除掉两件事。

开始时候,我又误信网上说的小狗在小的时候就需要惩罚才会知道哪里才可以上厕所。我会在你随地大小便的时候打你,用晾衣架。到后来你只要看到我拿衣架就会钻到床底下,速度快得有的时候脑袋会重重磕到床板。你才三四个月大,我真的很过分。那时候你的头一定很疼。

后来的时候,我发现你很怕塑料瓶拍打的声音,我居然因为觉得好玩故意敲打塑料瓶吓你。你从床底下探出来的小脑袋的眼睛里都是恐惧。

你最喜欢的东西应该是毛绒玩具。其实我不知道你对他们是爱还是恨。每个毛绒玩具你都宝贝得不行,我收起来的时候你呜咽着和我要,我给你之后每个都和你有深仇大恨一般不把它的肚子撕裂,掏出里面的棉花就一定不会罢休。稍微长大后就更不想提了,每个都是你的女朋友,你的充气娃娃,任何形状你都可以想到办法用最合理的姿势找到骑在上面的办法。也有让人感到温暖的时候,那时你总是要么抱着要么含着你的好朋友安然入睡,有时是在下午明亮的阳台下面,有太阳的时候,那种包裹着温暖橘色的金色毛发不知道为什么让我觉得这画面十分温馨。

我也曾经尝试过想让你安静的坐在我的大腿上,不会妨碍我看书,不会吵闹我打游戏,就是静静的趴在那里陪我看我。活泼可爱冰雪聪明伶俐的你总是能在最恰当的时候把脑袋置于眼睛和书本之间,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把前脚放在游戏键盘快捷键上面。被你烦得不行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你赶紧给我走开不要在我眼前出现,不见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直到那一天。

你喜欢任何动的东西和你玩。那天我就是用脚在空中划圈圈让你扑我的裤脚玩,一不小心脚踝磕到你的脑袋上,你在空中失去平衡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马上就是发出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痛苦的呜咽,起来晕晕沉沉的走了两步,又脚一软坐下了。你不知道当时我的脑袋里就是那种炸弹在耳边炸开,一瞬间只能听见嗡嗡什么都不知道想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不久后我还会再碰到一次,而那一次之后会永远都看不到你。

原来你赶紧给我走开不要再我眼前出现不见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都是骗人的。

2014.08.1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